主站首頁 | 我的工作室 | 模板設置 | 實用工具
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為收藏
公司新聞
人才招聘
[貿易新聞]看待貿易救濟措施需要平常心

2017年,中國產品共遭遇來自21個國家和地區發起的75起貿易救濟調查,其中反傾銷55起、反補貼13起、保障措施7起,涉案金額總計110億美元。此外,遭遇美國發起的337調查(涉及知識產權問題的調查)24起,涉案金額超過25億美元。2016年,共有27個國家(地區)針對中國產品發起119起貿易救濟調查,其中反傾銷91起,反補貼19起,保障措施9起,涉案金額143.4億美元。2017年,中國仍然是全球貿易救濟調查的最大目標國,但與2016年相比,案件的數量和金額分別下降了37%和23%。

前後兩年,涉華貿易救濟調查案件數量和金額均呈現下降趨勢。一方面是持續衰退數年的全球經濟貿易導致國際市場需求並不旺盛,各國實施貿易救濟措施的動力並不充足。另一方面,越來越多的國家認識到,貿易救濟措施並不是解決貿易領域各種摩擦與問題的“靈丹妙藥”,反對貿易保護主義、慎用貿易救濟措施,逐漸成為越來越多經濟體的普遍共識。

貿易救濟措施是WTO規則允許的維護公平貿易和正常的競爭秩序、保護國內產業的合法手段。在進口產品傾銷、補貼和過激增長等給其國內產業造成損害的情況下,各成員可以使用反傾銷、反補貼和保障措施等貿易救濟措施,以抵消國內產業因不公平進口行為或過量進口帶來的衝擊。反傾銷和反補貼措施針對的是價格歧視的不公平貿易行為,保障措施針對的是進口產品激增的情況,裁決結果往往是徵收懲罰性關税或配額限制。

中國自2001年正式加入WTO後,為保護本國產業,也在不斷地依據WTO規則對國外進口產品實施貿易救濟調查。2017年,中國商務部共對12個國家和地區發起反傾銷調查24起、反補貼調查1起,涉案金額42億美元;作出原審裁決5起、複審裁決9起,涉案金額56億美元,涵蓋23大類產品。而2016年我國共對外發起貿易救濟調查5起,複審調查12起,做出原審裁決4起,複審裁決12起。實際上,中國2017年針對國外產品發起的貿易救濟措施,無論是數量還是涉案金額都比2016年有明顯的提升。

只要是符合WTO規則而發起貿易救濟調查,就是WTO成員行使權利的具體體現。因此,不應輕易將貿易救濟調查的發起或裁定徵收懲罰性關税解讀為所謂的“貿易戰”。比如1月22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宣佈,根據201條款(即保障措施條款),對進口光伏產品和大型洗衣機分別採取為期4年和3年的全球保障措施。這實際上是2起貿易救濟調查的案件。儘管美國的2起全球保障措施調查,可能存在濫用貿易救濟措施、過度保護美國內相關產業等問題,但是把美方實施全球保障措施解讀為特朗普政府對華髮起“貿易戰”,則是顯然誤讀了貿易救濟措施的規則。因為,在實施全球保障措施的情況下,徵收懲罰性關税是針對全球範圍內任何一國出口到美國的相關產品,而不僅僅針對中國產品。而反傾銷、反補貼措施下的懲罰性關税倒是僅僅針對特定國家的特定產品。

我們要對涉華貿易救濟措施調查保持一顆平常心。為什麼?因為每年中國遭受到國外貿易救濟措施調查產品的出口額與中國貨物出口總額相比實際上是十分微小的。2003年中國出口4383.7億美元,這一年涉華反傾銷調查措施59起,涉案金額22億美元,僅佔0.51%。而2017年中國貨物出口15.33萬億元人民幣,約合2.4萬億美元,涉華反傾銷調查金額110億美元,所佔比例依然很小。因此,不宜過分誇大貿易救濟調查措施對中國貨物出口帶來的負面影響。當然,我們也必須明確反對任何國家濫用貿易救濟措施或借貿易救濟措施變相實施貿易保護主義。

各國之間貿易摩擦在所難免,但貿易救濟措施卻是一把雙刃劍,這是WTO成員的共識。因此,審慎、剋制、規範使用貿易救濟措施成為維護國際貿易秩序和公平貿易的關鍵所在。對貿易救濟措施要用理性、客觀、平和的心態面對、處置和應訴,在堅決反對保護主義、單邊主義傾向的過程中,努力通過磋商交流、業界合作等方式化解問題與摩擦,在確保各方調查符合WTO規則的前提下,反對貿易救濟措施的濫用和對國內產業過度的保護,努力將貿易摩擦乃至衝突的風險轉化為產業合作的動力,共同推動全球貿易更加開放,維護公平合理的國際貿易秩序。